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法律法规 >> 整形美容 >> 内容

谁说的,人非要快乐不可?

时间:2009-5-28 13:50:1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夜晚十一点,网络准时断了,电台里,阿桑的歌《受了点伤》唱到最后一句:“My love,晚安,别放在心上,我只是受了点伤。”  孤单单的夜,一个人,听阿桑孤单单地唱:“孤单,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。”  在感觉中,那个一直很安静的阿桑,是淡定的,是超然的,即使是面对自己的眼泪,也总还挂着...
  夜晚十一点,网络准时断了,电台里,阿桑的歌《受了点伤》唱到最后一句:“My love,晚安,别放在心上,我只是受了点伤。”
  孤单单的夜,一个人,听阿桑孤单单地唱:“孤单,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。”
  在感觉中,那个一直很安静的阿桑,是淡定的,是超然的,即使是面对自己的眼泪,也总还挂着浅浅的笑。不知道,离去的阿桑,依旧,一个人狂欢吗?我们这一群对着电台缅怀她的人,没有狂欢,同样孤单。
  
  “天黑了,孤独又慢慢割着,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。”
  是不是,走了,就不疼了,活着,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痛苦?
  前段日子,某天,去看秀姐姐,提前给姐夫打了电话,他不在家,告诉我们门牌号,说他妹妹在,还说,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她们在家呢。喘吁吁爬到五楼,敲开门的瞬间,看见那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门里,不知道是不是从接到电话开始就在那里等着了,心中的酸楚,瞬间将人的意志击垮。
  这还是那个神采飞扬文思泉涌的秀姐姐吗?头部做过两次手术后,恢复得并不是很好,至今左半边身体依旧不太灵便。戴着毛线帽,低低地盖到眼镜上方,一身棉袄棉裤臃臃肿肿的,一眼看去,竟宛然是一个沧桑老妇人了。
  陪她坐下来,陪她唠嗑。听她絮絮叨叨地埋怨我们都不给她打电话,过节她发过来的短信,等了许久,也没人回。
  心里责备着自己,上次手机坏了之后,就丢了她的号码,总以为她在家休养是不用手机的了,也就懒得去查。想着她在家痴痴等的样子,都替她疼。
  听她说话,也不是很利落,说着说着,停下来想一下,似乎也就忘记了本来要说什么;听她说着,几年没有工作了,也就是没有能力了;听她说着,最近几年家里的不幸遭遇接二连三;听她说着,现在用的擦脸油,不是很适合自己,但是也不再有心思去换了。
  疾病,是很折磨人的事情,依然可以看见她往日的神采,可是,终究不再是往日的那个秀姐姐了。那个灵秀的女子,谁能告诉我,去了哪里?
  我不知道自己对她说,会经常来看你,这样算不算承诺?这样的承诺有多少兑现的可能,可是,请不要怀疑我的真诚。
  
  冲一杯滚烫的咖啡,温暖自己。电台里,主持人,突然说,如果阿桑有一天会回来,听我们谈今天送别的心情……,一口水差点噎住,回来?有什么岁月,是可以回得来的吗?再说,回来干什么?
  “谁离开之后却把灯忘了关让梦作得太辉煌,以为能够留你在身旁但是谁肯留在谁身旁,一首情歌都比一个亲吻更长,这就叫做好聚好散。”
  从什么时候起,春天,变成一个离别的季节了?好聚好散的季节?
  有人,某一天,说,我要走了,是真的。
  开玩笑说,送本书给我吧,最好写几个字,好留着以后卖钱。
  他说,本来书还可以卖几个钱,因为多了几个字,反而要倒贴钱送给别人。
  又说,送你花,送你叶,送你一个温暖的春天。
  最后说,能永远开心快乐吗?
  当时,在公交车上,那天很冷,刹那间,在心底,悲伤逆流成河。
  终于离开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生活。“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,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。”也是很好的生活。
  
  白天,忙得颠颠的,做什么都要一路小跑,接到那些让人头疼无比的任务,要写宣传的文字,要写汇报的文字,要写激情的文字。
  现在的夜晚,不孤单,也不狂欢,也终于可以,不必再快乐,就算是为阿桑,那片飘零在天堂的叶子,让我,不快乐一会儿,写一点自己喜欢的文字,不仅仅是怀念。

作者:莲的目光 来源:红袖添香
信息来自网络,本不代表本网观点,如有疑问联系网站客服!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
  • 北京法制网(www.yituofa.com) © 2019
  • Email:站长QQ:314127396